• Tue. Nov 29th, 2022

壹早分類

Adroo.hk

風光一時的香港半導體材料,還能重新來過嗎

Byadroo

Dec 31, 2021

近幾年來香港促進「再現代化」,集成ic產業鏈亦多被提及。但很多人很有可能不清楚,上世紀80時代末香港以前是半導體晶片(國內稱之為集成ic)產業發展規劃名鎮,在亞洲四小龍當中也是遙遙領先,遺憾,香港集成ic產業鏈在90年底逐漸走下坡路。專升本報名訪談節目當地傑出業內人員,回望香港集成ic產業鏈的起降,並拆卸集成ic產業鏈「再現代化」應當從哪裡下手。

集成ic這類物品聽起來好像離大家很漫長,有的人乃至不清楚集成ic長什麼樣子,實際上集成ic遍及於大家日常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裡,現如今全部電子設備都是有不一樣類型的集成ic,例如全新升級的智慧機就應用諸多最現代化的集成ic。此外,諸多家用電器包含電視、雪櫃、冷氣機除菌、監督光圈、指紋鎖這些都是有集成ic零件。

 

港臺片集成ic以前風光一時 

ic設計和生產製造對加工工藝和技術實力的規定十分高,全世界可以獨立生產製造集成ic的我國不可多得,現階段僅有美、中、日、韓等極少數我國。不為人知的是,90時代,香港以前有工作能力獨立設計方案生產製造集成ic,之中最引以為豪的就是到1995年設計方案的「七龍珠集成ic」(DragonBall),做為當初優秀的PDA知名品牌電子手帳Palm的關鍵零件,七龍珠集成ic由當初全世界第二大手機生產廠家摩托羅拉(Motorola)集團旗下香港半導體公司——「萬力半導體材料」產品研發,由香港人精英團隊設計方案,並在香港生產製造。

歸功於摩托羅拉,香港集成ic產業鏈以前產生一定經營規模。萬力半導體材料曾是香港較大的晶片公司,在港設立了3座半導體材料檢測及裝嵌廠,在其中一座坐落於大埔的工業廠房「矽港中心」也是21新世紀初全亞洲第二大的晶片測試核心。

之後,香港不少工廠北挪到中國國內,香港集成ic領域也是如此。2002年,在港創立逾30年的萬力半導體材料公佈將絕大多數生產流水線遷到天津,緣故是香港房租和人力成本昂貴。邁入21新世紀,香港集成ic產業鏈可以說成此後一片空白。

香港發售的晶門半導體材料(2878)(前稱「晶門高新科技」)是極少數「歷史時間遺留下」的當地晶片公司,也是現階段香港較大的ic設計企業。說成「歷史時間遺留下」,由於晶門是以萬力半導體材料的研發部拆分出去的一家單獨企業。時迄今日,雖然萬力半導體材料早就遷到天津,但晶門依然投身香港。

 

當今香港晶片業欠缺「種子」 

晶門半導體材料行政總裁王華志以前就職摩托羅拉,晶門拆分後獲邀加盟代理,在集成ic領域工作經驗超出30年,可以說印證香港集成ic領域的變化。他接納專升本報名訪談節目時直言,香港很多年來太偏重于發展趨勢金融行業,對智慧科技「患得患失,不溫不火」,香港的集成ic產業鏈早些年的問題取決於「錯過機會」,如今的問題則是欠缺「種子」培養優秀人才。他笑言晶門在港可以矗立逾廿年早已是一個「驚喜」。他期待,未來香港可以有大量機遇參加我國大中型科技項目,奉獻我國的與此同時協助香港培養優秀人才。

王華志談及,香港的集成ic領域以前在「亞洲四小龍」(港臺韓星)中名列第一,但目前最厲害是中國臺灣。「香港錯過了機遇,造成優秀人才陸續離去,領域慢慢衰老,沒了服務平臺,優秀人才便會去別的地區把握機會,之前的朋友許多來到臺灣、國內、新加坡發展趨勢,但集成ic領域許多時是靠優秀人才突出重圍。」王華志感歎稱,目前香港集成ic領域正欠缺培養優秀人才的「種子」,「集成ic領域的優秀人才是不是念書可以讀出?我要告訴你,是不好的。」

他回憶當初七龍珠集成ic往往取得成功,離不了摩托羅拉這一「網站」,「那時候摩托羅拉是一個服務平臺,內部有健全的學習培訓新手體制,學習培訓了好多人出去。沒有這一服務平臺,優秀人才壓根無得充分發揮。如同念書,都需要有家院校。出去工作中,要有家企業,公司可以使你充分發揮,那時候摩托羅拉給了大家頗多可玩性去充分發揮,因此取得成功身後必須有服務平臺適用。」

他以新加坡為例子,本地社會現狀與香港貼近,但近幾年來新加坡集成ic領域的發展趨勢比香港好,有許多大中型晶片公司挑選在新加坡開工廠,產生較完善的產業鏈生態環境保護,「只需有一間有名的企業在本地開工廠,當然會吸引住到別的企業前去集聚,企業向本地高校拉攏學員,(優秀人才)越滾越大,便可以產生行業經營規模」,目前香港便是缺乏關鍵的服務平臺和「種子」。

 

大灣區可給予發展趨勢機遇與挑戰 

香港集成ic領域「不溫不火」的另一緣故,王華志覺得,自貿易戰爭拗暴發至今,美國對中國限定技術性出入口,中國意識到高端晶片的必要性,並將集成ic視作「我國軍需品」,加速產業發展規劃。反過來,香港的現行政策主要是從商業服務視角考慮,往日偏重于發展趨勢金融行業,創科現行政策層面欠缺創新性和戰略思想,並不像國內有目的性的「五年規劃」。

也有,本港的創科自然環境也牽制了行業發展。「香港的高校培養了很多人,但這種優秀人才的發展趨勢機遇在哪兒?」王華志稱,「無人飛行器(DJI大疆無人機)當時是由香港的在校大學生產品研發,但最終(企業發展)來到深圳。」他覺得,香港在科學研究與商業化的中間發生斷塊,社會發展沒有提供充足空間讓優秀人才充分發揮。

「十四五」整體規劃中,中間適用香港發展趨勢變成國際性創科核心,王華志指,消委會 窗口機集成ic領域歸屬於資產密集式產業鏈,開工廠資金投入額度數以十億美元計,一般必須大財團或我國適用才可以成功。他期待,在基本國情適用下,香港的技能人才可以在大灣區有著大量機遇,奉獻我國的與此同時借此機會培養當地優秀人才。

 

港府幫扶幅度引車賣漿別的地區 

中國國內智慧科技日新月異,集成ic產業發展規劃也相對性完善,香港要引進人才,很有可能要想方式與國內及國外市場競爭。當地ic設計公司APInfosense高級副總裁陳寶珊向小編表明,自身是香港人,讀工程項目出生,以往關鍵為國內和國外晶片公司工作中,包含大灣區公司,5年以前返港添加現職公司,「假現如今日我一直在大灣區發展趨勢,確實不一定會挑選返港,由於國內許多機器設備和精英團隊實際上早已好完善,技術工程師品質也很高,那幹了20企業年會不容易盲目捨棄回香港呢?很有可能會有一些摩擦阻力,(香港)很有可能必須多一些誘惑力。」

近幾年來港府發佈再現代化支助方案,吸引住公司在港開設智慧化生產流水線,促進發展趨勢高檔工業生產。但陳寶珊覺得,對集成ic領域來講,相對性別的地區,這一支助額度無足輕重,「1500萬餘元的限制支助很有可能只購買一部設備,創建一間潔淨室最少要過上百萬,一部設備又要最少上百萬高於一切幹萬,潔淨室有十幾部設備與此同時運行,這僅僅硬體設定,也有人力和原料成本費,從這一角度觀察,這一額度還不夠。」

陳寶珊覺得,除開資產適用,集成ic業內更必須政府部門出來,説明處理生產設備和技術性的許可證書問題,來源於一些生產設備和技術性依靠國外企業,晶片加工很有可能受大國關係危害。「有一些設施和技術性的進口,不可以靠公司自身竣工結算,必須上到政府部門方面。例如選購光刻技術,假如國外不賣讓你,許多產品研發都做不到。」她強調,貿易戰爭拗顯著加重香港進口高新科技器械的難度係數,反映在找尋原料經銷商的難度係數提升,對生產製造的危害也正閃過。

 

政府部門不相容相當於倒在起跑線上 

香港半導體產業曾風光一時,但伴隨著超重量級的公司遷離,再加上港府現行政策欠缺遠見卓識,產業發展規劃逆水行舟。有醫生覺得,假如香港要再次發展趨勢半導體產業,不光止不可以走「積極主動不干涉」的線路,由於其他國家或地域均有很多補助,因此應當做的反倒是積極主動頒佈適用現行政策,那樣才不會倒在起跑線上。

半導體材料是光電產業鏈的重要一環。據貿發局詳細介紹,電子行業是香港較大的商品外貿出口領域,占香港2020年總出入口71.8%。業界出入口以轉口為主導,多屬新科技產品,尤以通訊器材機器設備、半導體材料及電腦上相關產品為然。儘管香港光電產業鏈國際貿易朝氣蓬勃,但香港當地很少有光電產業鏈的生產地,絕大多數已「北進」,在港或只留有科研單位。香港工業總會名譽主席葉中賢表明,現階段光電及家用電器占香港進出口貿易貿易總額超出六成,證實香港是至關重要的電子設備商品交易中心。即使香港光電產業鏈絕大多數生產廠家已將生產地遷到大灣區國內大城市,但許多vip會員再次在香港運營商品研發部,包含從業開發軟體、產品結構設計等,關鍵因為香港有科學研究優點。

提到90時代中後期香港錯過了發展趨勢半導體產業的最佳時機,葉中賢直言:「美國摩托羅拉公司以往以前在香港有較大的加工廠,那時候臺灣仍未開始大力推廣半導體產業,但當初香港政府部門在工業生產現行政策上不一定很高度重視,令中後期(半導體材料)產業鏈慢慢遷離香港,確實有一些遺憾。如果當初香港的半導體產業可以保存到今日,香港一定會有更為好的優點。」

 

工總指政府政策是重要 

香港需從何下手重樹半導體產業?葉中賢覺得,政府政策很重要,全世界的半導體業,不論是臺灣、韓國或新加坡,政府部門針對產業鏈的知名度特別是在關鍵。港府確實不應該再秉持之前的「積極主動不干涉」現行政策。他提議,政府部門可在當地開設中小型半導體材料研發中心,通過與當地高校和公司合作,用以小大批量生產科學研究或商業服務用集成ic,這般有助培養當地優秀人才,推動全部全產業鏈發展趨勢。

實際上,為適用再現代化,政府部門近幾年來已各自在將軍澳及元朗開設高端裝備製造核心和微電子中心,在其中微電子中心預估於2023年竣工。半導體業出生的科技園公司再現代化高級主管姚慶良表明,半導體產業牽涉到電子光學行業,而香港大學學校的電子資訊技術十分強悍,包含產品研發新型材料用以半導體材料優秀製造等。科技園區修建微電子中心的目地,則是期待適用半導體材料產品研發到生產製造的中間商,即「小試」環節的小大批量生產,以援助公司得到顧客,並且為打後的批量生產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