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 Apr 23rd, 2021

壹早分類

Adroo.hk

女士癡迷振動棒究竟怎麼樣

Byadroo

Feb 25, 2021

情趣用具正慢慢被全世界流行群體接納。據2014年美國《新聞週刊》報導,美國性愛玩具產業鏈的年銷量超出150億美金,美國關鍵零售商,例如沃爾瑪、來愛德、Brookstone等,已逐漸在門店發佈震動棒廣告宣傳。在意識相對性傳統的亞洲,性用品一樣慢慢走入大家的日常日常生活。在新加坡,振動棒擺到了超市連鎖店名創優品的銀行櫃檯。在中國,據情趣用具企業春水堂出示的資料資訊表明,現階段兩性用品領域線上與線下市場容量在600億元上下。另據天貓商城網上商城系統協同好幾家組織調研資料資訊,從2006~2011年,兩性用品領域增長率為20%,將來超千億元基礎無伏筆。

成年人性愛玩具盛行,愈來愈多的女士客戶也逐漸根據振動棒得到性快感。他們覺得,振動棒實際操作簡易便捷,有時候比性夥伴更能達到自身。殊不知,也是有一部分女士因為長期性使用震動棒而造成了負罪感和負罪感。女士的振動棒上癮難題漸被關心。
 

振動棒高潮迭起引起的負罪感

 
三十歲的美國女生妮可爾·麥柯爾絲是成人玩具的忠實粉絲。她以前瞞著家人接受色情雜誌《花花公子》的工作中,感受銷售市場上的各種各樣成年人商品並編寫應用彙報。

麥柯爾絲用過的女生自慰商品各形各色:包含震動棒、情趣跳蛋、G點刺激性專用工具,乃至海豚狀的怪異機器設備。在這種商品當中,她最偏愛一款振動棒——日立法杖。因為很多年服食神經中樞抑止藥品,麥柯爾絲一般難以做到性快感。很多情況下,她通常十分貼近性快感,卻一直功虧一簣。而在法杖的協助下,她能夠輕輕鬆松地得到性快感。

初嘗法杖好處時,麥柯爾絲恰逢情感空擋,這讓她難掩對過去這些愛人的心寒,“一個工作壓力重重的心態槽糕的男朋友毫無疑問沒法給與我法杖那般的性愛體驗。”她慢慢沉迷於在其中,乃至把這件事情告知了她之後相處的男朋友們。她們的反映截然不同:有的特別喜愛,乃至想觀看她應用震動棒自慰的整個過程;有的則大幅抵觸,徹底敵對振動棒的存有。針對暴力革命,麥柯爾絲僅有忍痛割愛提出分手,殊不知針對很感興趣者,結果也罷不上哪裡去——要不是她們葉公好龍,聽見振動棒傳出相近剪草機一般的雜訊便打過退堂鼓;要不是麥柯爾絲由於被別人做旁觀者而沒法享有原來快樂。

如果是幾回,麥柯爾絲對使用震動棒造成深深地的負罪感。她提示自身要早日解決它,尋找別的“一切正常”方法繼發性達到。殊不知性欲望難忍時,她還是禁不住找到法杖,再次深陷新一輪的負罪感當中。

作為一名花了9年才戒除嗜酒問題的人,麥柯爾絲很清晰自身並沒有依靠振動棒上隱,由於成癮一般是一種為了更好地得到刺激性而逼迫自身參加,但沒法獲得正臉實際效果的情況。比如,女士為了更好地手淫經常遲到,或者更期待待在家中,而不肯與盆友一同出行等。而她使用震動棒並不危害工作中,且振動棒產生的快樂也不會像可卡因那般無法戒掉。但依靠振動棒的習慣性還是令麥柯爾絲覺得困惑。
 

振動棒成癮是謬論嗎

 
手淫手冊《自我性愛》一書創作者、加拿大多倫多性愛玩具店鋪GoodForHer創辦人卡爾·詹森強調,像麥柯爾絲那樣熱衷於性愛玩具的女士許多,由於基本上沒有男士能完成振動棒的振動頻率,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早已成癮。在他來看,“如同有的人必須近視眼鏡才可以認清物品,有的人必須計算方式來算術一樣,相近麥柯爾絲等存有性高潮障礙的女士僅僅必須依靠振動棒才可以達到高點。”

性啟蒙教育權威專家喬艾倫·諾特覺得,將熱衷於性愛玩具變大為成癮並不適當,“這實際上是男士擔憂自身的影響力被替代。大家的社會發展針對什麼叫真實的性生活仍然存有老舊界定,即雙方生殖器官的融合,因此根據別的方法繼發性滿足感即被抨擊為不正確與不善。”

習慣應用震動棒自慰的女士對於此事深有感觸。女女同性戀麥德琳已使用震動棒30多年,她講,“我只是期待自身每日睡覺前都是有性快感,進而要我釋放壓力,也可以忘掉全部不悅。”但多位愛人因而斥責她,說她是對振動棒成癮。一名女扮對於此事覺得奔潰,另一名女扮則覺得她理應有求于另一方。這種斥責令麥德林焦慮不安,“我覺得羞恥感,仿佛自身確實做不對哪些。但因為我很疑慮,我為什麼不可以獲得達到,並得到更明顯的性快感?”最終,她只有將使用震動棒作為不能說的密秘。
 

給愛人改進的機遇

 
性愛玩具測評者、blog文學家艾菲拉表明:“就滿足感來講,由振動棒產生的快樂是基本,與愛人一起造成的性快感則是高些的層級。手淫實際上並無規律,但總有人覺得,單身時拿手處理才算是手淫的正當性方法。”大家難以想像,在根據振動棒得到性快感時,相近麥柯爾絲的女士承受了哪些的工作壓力,但假如從一開始就覺得羞恥感,這顯而易見不可取。

針對這些由於使用震動棒而對愛人抱有羞恥感的女士,性啟蒙教育權威專家賈米·瓦克斯曼提議,他們理應看一下是不是有方法調合振動棒與愛人中間的關聯。“假如你的愛人說,‘讓我試試用別的方法使你高潮迭起’,那你就理應給愛人機遇去試著。這很有可能必須花更長的時間,但全部試著的全過程比結果更關鍵。並且你能考慮到把振動棒添加到你與愛人的性生活當中,而不是在他與振動棒中間做挑選。”

情趣用具權威專家蘇特拉表明,難題的重要仍然取決於愛人間的溝通交流,“愛人並不會讀心魔術,我們不能寄希望於她們現學現用地使我們高潮迭起。假如你沒法達到高點,那是由於你沒有教會愛人如何去做。”

性愛玩具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不容易令人心寒。殊不知,把振動棒視作愛人的代替品,那麼就大錯特錯了。戀愛專家吉爾達·卡爾博士研究生表明:“使用震動棒能產生短暫性的達到,但這並沒有處理你的真實要求,情趣用品不可以抱緊你、與你溝通交流、憐憫你的歷經,愛上了你——這種都務必根據平凡而不平庸的愛人來完成。振動棒能夠滋養處在情感空擋的女士,但不可以錯把振動棒當做自身的愛人。”

雖然不確定性自身是不是已將法杖視作愛人,麥柯爾絲還是覺得,現在是時候對它說一聲再見了。癡迷法杖卻喪失情侶的歷經讓她搞清楚,性生活的重要並不僅是性快感,全過程中的體會和溝通交流也很重要。性生活必須竭盡全力資金投入,而不可以只是借助生殖器官。

因此 ,針對振動棒上癮的難題,結果是那樣的:假如使用震動棒造成 女士沒法根據別的方法去做到性快感,這的確會是個難題。對於長期性依靠振動棒是不是會給女士產生難題,這一未有結論。而只是就使用震動棒自身來講,則徹底沒有問題,女士能夠依據本身要求作出挑選。